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
记忆中的农村打米机

 记得小时候跟着家中的长辈去打米厂去打米?因为那个时候农村打米机不多,打米就得排队。大米加工厂就会把把稻谷挂上号码牌,轮到谁家,谁就把稻谷担上去,一箩箩稻谷在楼阁上面分先后倒进打米机里。同时,下一家再做好担稻谷上去的准备。

  打米机把米与谷壳自然分开,磨削糙米外表皮,除去淡棕色层,糙米就变成了白色的米粒,这叫大米或白米;谷壳则被碾成粉末米糠。合格的谷子,百分之六七十可碾成白米,谷子越饱满成米率越高。农村人家都把碾出的米糠作为上好的饲料,加上番薯、叶菜,煮成猪潲喂猪。

  冬日来了,忙碌的秋收也已经结束。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”也在三秋中得到了好印证。现在的我们基本上都会去超市买米,已经很少人会去碾米了,甚至有很多人都不知道碾米是怎么一回事。近日,小编得知嘉定工业区草庵村还保留着过去碾米的工艺,所以,小编特地走了一遭,带大家重温一下儿时的记忆。

  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个打米机,现在就算是农村,也很少能看到它了。将晒干的稻谷倒入机器,一轮稻谷剥掉谷壳过程称为“砻谷”,稻谷剥开谷壳的米粒叫它“糙米”,糙米为淡棕色。

  老式的机器和现代化的打米机相比,没有谷糙分离、碾白、抛光等一步步的加工步骤。经过一次的碾米,一颗颗淡棕色的糙米从出口散出。反复两次的操作后,再散出来的大米就褪去了淡棕色,露出了淡淡的白。

  经过现在机器的加工打磨,大米会失去它原来的质感和光泽度,营养也流失不少。但是现磨的大米上它的胚芽和糠皮都有机会被很好的保留。

  每一粒大米都经历了犂田、造田、插秧、耘田、除草、施肥、管理、收割、打禾、晒谷直至农村打米机打米的全过程。农民伯伯那样辛劳,我们才能吃上香喷喷的米饭。所以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尝试下现磨的大米,体会一下那样的来之不易。